關於部落格
  • 518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科學的傳授

《科學人》雜誌三月號   / 撰文╱米爾斯基(Steve Mirsky)翻譯/金翠庭

無論演化論教育在哪兒受到創造論者的攻擊,史考特都將秉持著理性和決心來捍衛科學。

史考特(Eugenie Scott):快樂的演化論鬥士、達爾文的黃金獵犬
■身為美國國家科學教育中心(NCSE)的執行長,史考特形容自己是達爾文的黃金獵犬,因為她以和藹可親的態度,捍衛在課堂上傳授的演化論。
■史考特每年舉辦大峽谷泛舟之旅,來對抗創造論者主辦、講授《聖經》中洪水地質學的活動。
■誰應該關心創造論呢?她說:「任何一個人,只要他在乎美國應該是一個富含生物學素養的社會,應該擁有生物科技、生物醫學、農業和其他相關技術及產業。」
美國賓州哈立斯堡的聯邦法院在2005年9月26日,也就是審理多佛市智慧設計論案的第一天,就將此案駁回。社評家稱此案為「施科普斯案2或3」,數字取決於他們知道先前有多少演化論教育案。被告賓州多佛學校理事會的成員要求在九年級的生物課上,加入詆毀演化論的聲明,並建議用所謂的智慧設計論為實際可行、學生智力也能接受的替代方案。由學區內家長組成的原告,則指稱智慧設計論實際上是以宗教為基礎編造的,還在公立學校的科學課程中傳授給他們的子女,違反了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中,不得確立國教的條款。 持續不斷的雨,使得原告、被告、證人、媒體,全都擠在哈立斯堡聯邦法院大樓入口處的屋簷下。數分鐘後,那群推動者就要將演化論送上法庭,站在離他們幾尺之外的,正是史考特(Eugenie Scott)。史考特是美國國家科學教育中心(NCSE)的執行長,也是美國演化論教育的首要捍衛者。她耐心對記者解釋為什麼這項審判很重要:「這件案子,第一次讓人思考,目前反演化論運動的兩個策略,合法性在哪裡。」 反演化論運動的第一個策略,是提倡智慧設計論。其想法是「生命或生命的某些層面因為過於複雜,以至於不可能自然發生,因此定是一位智慧設計者的產物」。在此案審理期間剛滿60歲的史考特說:「創造論科學是原先想用來取代演化論的科學方案,而智慧設計論則是取代演化論的最新方案。基本上這都還是創造論科學的一部份,但智慧設計論從未送審過。」 第二個策略是塑造對演化科學的懷疑,源起於1987年,美國最高法院審理的「愛德華對亞谷拉案」以7:2多數判定創造論屬於宗教,因此不可納入公立學校的生物課程。法官布瑞南則依循多數人之見,加註了「教師有權利教授演化論之外的替代科學」。史考特解釋說:「他們當然就那麼做了。因為只要有任何學說可以取代,他們就有權利教給學生。」 但是,不同意這項判決的法官史卡利亞,在大法官芮奎斯特的支持下,又加上「任何反演化論的科學證據,也可以在學校裡教授」。然後,他們的戰術變成對演化論每一個細節的疑點吹毛求疵。他們用所謂的漏洞,或是演化生物學家之間,對演化機制誠實的意見分歧,做為反演化論的依據。 多佛一案引起的爭議,同時包括了反演化論的證據,以及智慧設計論兩方面。對史考特來說:「這是最夢寐以求的情況了,因為我們有機會能夠質疑這兩個論點。」史考特的美夢,顯然是被告的惡夢。在美國西雅圖,一個支持智慧設計論的團體「發現研究所」,其成員原本計畫出席當辯方證人,但是卻取消了,改由律師代為宣示作證。「他們撤回了頭號小組,我想他們是為了避免損失。」史考特說。 多佛只不過是史考特最近常造訪的一站。NCSE位於加州奧克蘭市的辦公室內,掛著一幅美國地圖,上面以圖釘標出質疑演化論教育的地點,史考特指出:「在美國,質疑演化論教育的地方,還有美國中部及馬里蘭州、賓州、田納西州,數量相當驚人。其他則分別位於加州、德州,當然還有堪薩斯州。」堪薩斯州仍然是演化論教育的戰場,也是史考特第一次直接介入爭議的地方。 1974年,史考特以體質人類學家的身份,獲得肯塔基大學的教職,沒過多久,她參加密蘇里大學的一場辯論,辯論的一方是她的指導教授加文,另一方是當時剛萌芽的創造論科學運動領導人吉希。她開始蒐集創造論者的資料,並且研究其信徒所使用的方法。1976年,她到堪薩斯大學擔任客座教授時,已經準備好為兩名生物學教授提供建言,好與吉希及其創造論夥伴莫瑞斯辯論。而她自己所謂「真正的洗禮」,則是發生在1980年,當時她向肯塔基州萊欣頓市的教育委員會提出建議,可是該委員會拒絕將起源學的「平衡」教學納入課程。 意識到創造論運動將會持續下去,一群科學家和教育學家在1981年成立了NCSE,當時,史考特只是這組織的周邊份子。「這個組織的成立宗旨在對抗民間的創造論,因為那是問題所在。」史考特解釋道:「由於教育已經授權給地方政府,所以戰鬥必須在地方進行。」 1986年,史考特成為NCSE的執行長。她現在的工作和在學術界時十分相似。「我仍然在教書。只是我在廣播節目裡教,或是教記者那些細節。我在大學裡教書的很多技巧,都能派上用場:就是除去複雜的觀念,並且將內容變成人人都能了解的程度。」 史考特以她的學術修養、韌性及和善著稱。由於赫胥黎的稱號是達爾文的鬥牛犬,於是,人們也以狗來比喻演化論的其他捍衛者。優雅又積極的道金斯是達爾文的靈緹。而身為虔誠天主教徒的多佛案第一證人,行動快速、目標明確的布朗大學生物學家米勒,史考特認為是達爾文的邊境牧羊犬。「而我是達爾文的黃金獵犬。」史考特說:「我和創造論者私底下相處時,都盡量以禮相待,避免受到個人情緒的影響。」 做一位快樂的鬥士,對史考特來說,是一件十分自然的事,同時,這也可能是她和夥伴凝聚向心力的最佳方式。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分子生物學家及遺傳學家卡洛表示:「對於史考特的成就,我印象最深刻的是,她可以聯合各式各樣的人和組織,共同來支持科學教育,特別是其中還包括了神職人員。因為當宗教界人士認真而毫無保留的對大眾說他支持演化論,人們就聽得進去。」 就目前美國數千個地區的校務委員會所做出的課程決策看來,要獲得全面勝利還有一條漫漫長路要走。而實際上,公立學校科學教育面對的威脅還可能與日劇增:天文學和宇宙學可能也觸犯到基本教義派。史考特說,她在2005年第一次參加美國天文學會會議時,「每走不到五公尺,就有人走過來對我說:『讓我告訴你我在教大霹靂時遇到的問題,讓我告訴你我在教太陽系形成時碰到的問題......』」 2005年12月20日,法官瓊斯發表了有利於原告、長達139頁的嚴正判決,其中提到學校理事會要求反演化論免責聲明的決策,是「難以置信的愚蠢」。他也強調,智慧設計論並非科學,「希望這次判決,能減少未來司法審判時,司法和其他資源不必要的浪費。」史考特宣稱瓊斯的判決是科學教育的一大勝利,但同時也預言他的希望將落空。她形容反演化論主義「像水床,你在一端壓下,另一端便彈起。」的確,堪薩斯州的教育委員會最近以6:4票,准許智慧設計論在公立學校中教授。毫無疑問的,史考特近期內都不會失業了。 本文章由《科學人》雜誌授權刊登,更多內容請見三月號《科學人》雜誌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